全椒人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中文注冊

掃一掃,訪問微社區

QQ登錄

只需一步,快速開始

查看: 193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3d和值计算公式: [散文] 騸 雞

[復制鏈接]

36选7复试计算公式 www.jjzuqz.com.cn 33

主題

52

帖子

1萬

積分

五谷豐登

Rank: 6Rank: 6

積分
12191
跳轉到指定樓層
1#
發表于 2019-5-21 17:13:22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全椒人論壇。

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中文注冊

x
本帖最后由 宇哥 于 2019-5-22 08:32 編輯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騸   


菜場很難見到大騸雞,偶爾遇見,也是等錢用的農家散養戶。當年,我老家人愛養騸雞,客人上門就宰騸雞招待。隔年騸雞鵝一樣肥大,半只紅燒,半只清燉或白斬。騸雞味美肉鮮,肥而不膩,有咬勁,越嚼越香。

每到夏天,幾個男人準時出現在街頭。他們操外地口音,統一行頭,進鎮后自動散開,分頭吆喝,“騸雞”聲聲。

春上孵出的小雞,夏天長成筍雞(半大的雞)才能辨出公母,性別比常常失調,每戶留一兩只作種雞,其余都騸了。聽到吆喝,家主應聲出門,撒下稻谷引來雞群,張網罩雞,放出母雞,捉出公雞。騸雞人神情淡定坐在小凳上,兩腿并攏鋪上布,布上放塊木板作手術臺……手術不復雜,在雞肚子一側劃開一道小口子,一根細長的耳挖似的小勺子和帶有刀片的鐵針伸進雞肚,割下兩顆黃豆大的雞腎。傷口不見流血,無須縫合,捏一撮雞毛堵住傷口。公雞摘去了腎,不再跟母雞糾纏,一心無二用,能促其瘋長。

騸雞手藝簡單,騸雞人神秘又深沉。他們都姓馬,面戴墨鏡,一手提網罩,一手舉著黑陽??;黑色香油紗短袖衫、黑色長褲,塑料涼鞋也是黑色,鞋爪子間透出沾滿塵土的白紗襪。沒有笑容的臉上顯著傲氣也透出儒雅,頗有點紳士風范,跟家鄉光膀子、大褲衩男人土洋分明,反差強烈。這幫人來無蹤去無影,太陽偏西全消失,第二天又出現在街頭巷尾。他們同宗一族,互不搶奪生意,統一標價。三四人一組分赴一個村鎮——人多了,每人掙不到幾個錢,人少了忙不過來。

騸雞人穿著洋氣,內心深沉,不善言談,高深莫測。在人們眼中,這個并不高雅的行當卻出了高雅人。

來年夏又一撥人進鎮,不是老面孔,裝扮相同,姓氏一樣,都來自同一個地方——聽著像“黃銅廟”,也像“王龍冒”。很遠的地方有個“黃銅廟”,“王龍冒”就沒人知道了。熟悉的地名變得很詭異,像天外來客。

家鄉人不再細問,只“行頭”、認馬姓,如同仰慕“王麻子菜刀”。時間長了,也不問姓氏,那身裝扮就是馬姓騸雞人。若不干這行當,這身行頭誰也不好意思穿——電影里的“漢奸”都這模樣。

又是一個夏日。知鳥嘶鳴,雅雀聲聲,烏鴉和喜鵲在枝頭齊聲歡叫,嗓音一個比一個清亮悅耳,似同臺二重唱;它們聲音有別,外貌相似,在人們眼里都是益鳥,不分彼此。

此起彼伏的“二重唱”中,街頭響起了“騸雞”聲。

一個騸雞人在后街吆喝。這人很年輕,只身來到鎮上,見門前一村婦,上前問道:“大姐,你家騸雞么?”村婦沒搭理他,又上前一步:“大姐……騸雞……”騸雞人聲音很大,村婦白他一眼轉身進屋。“我家有雞騸?!備澆荒腥寺懲ê斕剡腫拋?,那樣子就是被沒出聲的笑蹩的。男子門前撒食,張網,抓雞,一陣忙乎……

“他不姓馬!”村婦沖出家門邊跑邊嚷。雞飛狗跳現場驟間冷卻,騸雞人臉色陡變,翻著白眼看著村婦又看看家主,像被當場捉住的賊。

“冒牌貨? ……”家主放下雞,斂住笑容,泛著白眼厲聲問道。

……”騸雞人支支吾吾,神色慌張。

“打——”騸雞人不姓馬,鄉親們好奇又好氣,邊跑邊喊:“打這狗日的!”家鄉人最恨屁精,摩拳擦掌涌上前。

“別……聽我解釋……”騸雞人哆哆嗦嗦退到墻角。

“你到底姓什么?”眾人七嘴八舌,步步緊逼。

“我姓李,叫李農機……”

“老子還是李旦呢,打!

“慢著——”老秀才擠出人群,笑著問他:“你,李隆基?”

“嗯?!?/font>

老秀才說:“讓大唐皇帝說清楚……”老秀才在家鄉輩分最高,最有文化,說話有分量。他出面,大家不再喊打。

“我不是那個李隆基……”他臉上的墨鏡一只爪子掛在耳朵上,一只爪子滑落在下巴,像長了四只眼,兩只大眼是墨色,兩只小眼泛著白光。伸出指頭一筆一劃懸空寫著,邊寫邊說:“我是這個李農機?!?font face="宋體">鄉親們不依不饒,李農機只好說了實話……
李農機舅舅姓馬,騸雞手藝跟他所學,剛置辦這身行頭出門,分文沒掙就被戳穿。見大家收住陣勢,不再喊打,李農機稍稍壯起膽子,說“騸死一只賠五只,暫不收錢,雞成肥再來?!笨此瘸峽?,說話在理,都消了氣。見事態緩和,李農機話語也硬了:

“我也沒說我姓馬,大姐可作證……”李農機指著那村婦說。

“你這身行頭就姓馬,”有人說。

“王麻子菜刀出了名,就不許其他麻子制售菜刀?”李農機回駁道,“騸雞行當就該他馬姓一統天下?

“魚目豈為珠,蓬蒿不成槚?!崩閑悴潘?,“誠信是生意之本,只要誠實守信,不姓馬,非這身穿著照樣有生意……”樹上傳來了“嘎嘎”聲,烏鴉似哭似笑,更像為李農機吶喊助威鳴不平。

場面安靜下來,人們眼里多了些諒解和同情,好奇的目光都盯到村婦身上,村婦自然明白那些目光的含義,說:騸雞人往年從不挨家問,他破例了……村婦沒再說下去。大家都知道她不好意思再說另一個原因——她忌諱“騸雞”一詞,正是這個詞才激怒她。

她丈夫沒生育功能,街坊們背下叫他“大騸雞”。李農機老問她“騸雞”,村婦氣呼呼地回屋,又沒聽到街上“騸雞”聲,越想越覺不對勁,想唬他一下,還真唬上了。李農機在村婦門前大聲嚷嚷時,附近男人笑個不止,又不好笑出聲,就請他過來騸雞,也避免了“大騸雞”家女人那刻尷尬。

看李農機心地善誠,實話實說,人們原諒了他,那家門前又是一陣“召召”喚雞聲……李農機脫下行頭,坐到樹蔭下,光著膀子忙起來。村婦像學習這行手藝似的,在他身邊笑盈盈地瞅著:小伙子濃眉大眼,一臉憨敦,脫去了行頭倒像個勤懇老實的二愣子……不禁咧嘴笑起來。

按原先承諾,夏天騸雞,秋后上門收賬,李農機竟然有了意外收獲。

次年冬,他倒插門到鎮上——成了那村婦的妹婿。成了鎮上人,言行也隨便了,就說出了騸雞人奧秘:“洋廣”打扮可提升騸雞行當低下地位,起碼在視覺上讓人刮目相看,探不出深淺。老秀才哈哈笑道:補鍋匠地位也低下,穿上龍袍還是補鍋匠;任何行當都不可以穿戴取人,也不可裝腔作勢唬人。

李農機占領了鎮上騸雞市場,人們如同選擇其他“麻子”菜刀,一樣鋒利好使。從此,“騸雞”行當不再由馬姓獨掌天下,“王龍冒”那兒的馬姓騸雞人也不再光顧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天地任縱橫,相約全椒人!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中文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天地任縱橫,相約全椒人! 『申明』本站所有言論及圖片僅代表網友個人意見,與本網無關!
網站簡介 |  公司動態 |  廣告服務 |  誠聘英才 |  友情鏈接 |  法律聲明 |  隱私?;?/a> |  聯系我們 |  幫助中心  | 
版權所有:全椒點耐特文化傳媒有限公司
信息產業部備案/許可證編號:皖ICP備12005735號 Copyright 2003-2016 36选7复试计算公式 All Right Reserved
36选7复试计算公式
返回頂部